<form id="ztvdz"></form>

                    <address id="ztvdz"><listing id="ztvdz"><meter id="ztvdz"></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ztvdz"><span id="ztvdz"></span></em>
                      <form id="ztvdz"></form>

                        <form id="ztvdz"><form id="ztvdz"></form></form>

                          將城鎮化作為廣東省十二五的主要抓手

                          時間:2010-12-16

                          作者:王富海

                          注:此文是11月24日王富海董事長在省委“十二五”規劃建議征求意見座談會上的發言

                               1990年-2009年近二十年間,廣東省城鎮化率由36.8%上升到63.4%,成為全國城鎮化率最高的省份。但與城鎮人口每年增加5.2%相比,農業戶籍人口每年減少0.9%,凈減少的779萬人對城鎮化2881萬凈增人口的貢獻率僅占27%,由于城鎮化占地,同期農民人均耕地面積下降26%,農民的人均收入增加5864元,僅占同期城鎮居民收入21574元增加值的30%,2009年兩者收入比例為1: 3.29。
                               這組數據說明三個問題:
                               1、以人口的城鎮化率作為“一次城鎮化”指標,廣東省的一次城鎮化并沒有數據顯示得那么光鮮,對省內農民的帶動作用沒有想象的大;
                               2、廣東工業化、城鎮化的包容性強,外來人口劇增的貢獻大,“再城鎮化”的經濟、社會與環境壓力大;
                               3、廣東文化中各級政府的“弱統籌”模式功過參半,而城鎮化在動力、布局、政策、投資上都需要較強的推進力度,廣東城鎮化欠賬大。
                               在上述三個“大”的基礎上,還應該加以個“大”,就是現行的制度體系和管理體系對廣東“再城鎮化”的制約大。主要由于現行機制自上而下沿用中央集權下的條條操作模式,而這個模式操作的重點是經濟增長尤其是工業發展,沒有形成有利于城鎮綜合協調發展的政策集群,包括城鄉土地制度、財稅制度、金融政策、福利制度、人口制度和住房政策、第三產業發展政策、決策與建設體制等,城鎮化及城鎮發展只作為條條優先的各項政策的副產品,總體上支離破碎,而沒有成為施政的重要抓手。
                               為什么城鎮化是施政的主要抓手?
                               科學發展觀作為執政理念提出七年,到十七屆五中全會形成了完整的施政綱領。全面建設小康社會,農民是短板,出路在于減少農民,關鍵在于城鎮的容納力和健康水平。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經濟結構調整、科技進步、資源節約、環境友好、擴大內需、現代產業體系、農業、服務業、信息化、區域協調、基本公共服務體系等目標和內容,都和城鎮化有著密切關系??梢哉f,健康的城鎮化是落實以人為本、全面協調、統籌兼顧、改善民生幾大原則的最有效手段。尤其在十二五時期,機遇與風險錯綜復雜,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非常關鍵,城鎮化帶來的巨大投資需求(城市每增一個人口帶來50萬元的投資)和產生的巨大消費增量(城鄉居民人均消費差距將近4倍)將為此提供最重要的貢獻。設想廣東五年內將現有三千多萬農村居民中的20%轉化為居民,將拉動投資3萬億,并帶來需求的剛性增長。。
                               十二五如何抓好城鎮化?
                               首先確立適度超前的兩大目標,一是擴大一次城鎮化成果,城鎮化率提高8-10個百分點,重點在于現有農村居民的的城鎮化轉化上,力爭每年平均轉化100-150萬人;二是提高“再城鎮化”水平,按照科學發展觀要求建立城鎮鄉村分類分級的階段性標準。
                               在此基礎上抓好政策、規劃、實施三個方面的工作:
                               1、在政策和機制上,全面檢討現行狀況,找出阻礙或者不適應健康城鎮化和城鎮協調發展的內容,針對城鄉土地制度、財稅制度、金融政策、福利制度、人口制度和住房政策、第三產業發展政策、決策與建設體制分高、中、低三種目標研究改革與改進措施供省委決策。
                               高目標為全面改革,大膽創新,先行先試,建立有利于“塊塊”科學發展的新模式;
                               中目標為全省的關鍵要素制度改革和局部的綜合改革試點,控制風險,重點推進;
                               低目標為控制在國家政策框架內,在具體執行的對策和方式上加以改良。
                               2、在規劃上,建立經濟運行和空間整合共同發揮協調作用的“雙平臺”。長期以來,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規劃綜合用來協調各項事業的手段為發展導向和資金平衡,基本忽略了空間導向,最新的主體功能區粗放且欠缺手段,而城鎮體系規劃和城鎮總體規劃同樣考慮全面要素進行綜合協調安排,但由于一般經濟部門而非綜合部門,規劃難以實施。我參加了兩輪珠三角城鎮群規劃,均轟轟烈烈但實施無奈,近兩年建設廳在省委省政府支持下做了諸多專題規劃,一直試圖強化規劃的操作性,但只要跨部門就難以落實,甚至規劃費經常沒著落,因此,城鎮化的空間整合就成為缺項。第二次城鎮群規劃出臺四年后納入珠三角改革發展綱要,效果完全不同,說明雙平臺的必要性。比如我們正在做的珠三角軌道沿線發展規劃,首先在原來的線路規劃上就有較大問題,建設廳在定線后介入已經很難扭轉。
                               3、在城鎮化的政策與規劃實施上,應當建立省級政府積極統籌、強勢推進的新指導思想,集中一定財力,采取多種手段,借鑒“綠道模式”,將過去消極的“綠線”控制規劃轉化為積極的行動規劃,重點推進若干行動規劃,如“軌道”,今后推至“河道”、“管道”、“進城道”,尤其在廣東最難實施的遷村并鎮等空間整合方面有較大的突破。
                          總之,21世紀中國城鎮化是人類歷史上最為波瀾壯闊的社會運動,是中國走向小康和富裕的必由之路,也是廣東落實科學發展觀、繼續保持領先的戰略手段,限于時間,很多話題無法展開,只能班門弄斧,呼吁領導高度重視。

                          期货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