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tvdz"></form>

                    <address id="ztvdz"><listing id="ztvdz"><meter id="ztvdz"></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ztvdz"><span id="ztvdz"></span></em>
                      <form id="ztvdz"></form>

                        <form id="ztvdz"><form id="ztvdz"></form></form>

                          新型城鎮化要聚焦“后工業化”力量

                          時間:2014-12-19

                           蕾奧君按:南方日報12月16日第A13版專欄邀請我司王富海董事長,與廣東省人民政府副省長許瑞生以及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唐子來教授共同圍繞“基于新常態的珠三角新型城鎮化發展”主題展開討論,建言獻策。以下轉載了專欄中王董的評論部分,全文鏈接請點擊文末“閱讀原文”。


                          新型城鎮化要聚焦“后工業化”力量

                          (深圳市蕾奧城市規劃設計咨詢有限公司董事長 王富海)


                          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平穩較快發展成為經濟發展的階段性特征,同樣城鎮化也需適應新常態的時代背景。對此,深圳市蕾奧城市規劃設計咨詢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富海表示,新型城鎮化不能同過去一樣單純依靠工業化的帶動,而是要轉變模式,打造以服務為核心推動力的新路徑,同時完善國民基礎福利建設,適應時代的新需求。

                          “要拿生活質量作為衡量標準”

                          王富海表示,珠三角地區曾是中國工業化與城鎮化最早的地區,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的迅猛發展珠三角以其特殊的優勢,吸引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員參與到工業化的進程當中來,從而推動了城鎮化的迅速擴張。然而在經濟逐步趨于穩定之后,遵循老路徑的城鎮化似乎已經不能散發更多能量。

                          因此,“城鎮化若要實現可持續發展,就要轉變發展的路徑。”他認為,不能只走老路徑,僅依靠工業園區等措施帶動城鎮化進程;而要遵從“后工業化”發展模式。

                          他提到,城鎮化的發展路徑多種多樣,工業化促進城鎮化只是比較主流的一種。而后工業化則聚焦在服務上,細化到教育、福利等方面。值得強調的是,后工業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以GDP作為衡量標準,而是將人的生活質量作為考察一切的標準。

                          同時,對于珠三角地區與粵東西北在城鎮化方面的差異,王富海認為后工業化則可以改變這種局面。他表示,這種差異僅從現象去看是不科學的,要理解其內在的經濟、社會聯系,從這個角度看差距的形成也是可以理解的。“均衡珠三角地區與外圍地區需要另辟蹊徑,放棄只靠工業化促進城鎮化的傳統思路。”

                          他特別強調,新型城鎮化水平與經濟發展水平密切相關。以北、上、廣等大城市為例,經濟水平高度發達,人口密度高,城市的健康運行要求城市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要達到較高水平;而中小城鎮在城鎮化進程中,則要明確定位,不能盲目拔高新型城鎮化的建設標準。

                          “要吸引什么樣的人?發展什么樣的產業?基礎建設、公共服務如何?收入如何?財政如何?都要一一匹配,適應中小城鎮的經濟發展水平。”王富海說。

                          解決“留下來”的問題是關鍵政府需完成兩大轉變

                          王富海認為,在過去幾十年的城鎮化進程中,異地城鎮化一直是亟需解決的大問題。以廣東為例,部分已經擁有了廣東戶口的“新客家人”成為珠三角地區的新成員,而還有大批人還處于“暫住”狀態。如何解決這批人“留下來”的問題是目前廣東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所面臨的重大考驗。

                          他認為,對這批人采取何種辦法、政策,將直接影響珠三角新型城鎮化的效果。如果妥善處理,將會成為珠三角地區城鎮化進程中最鮮活的經驗。“要制定政策把這部分流動的人穩定下來,達到‘有恒產進而有恒心’的局面,使之成為社會的一員,促進珠三角地區城鎮化的發展與完善,才能真正地將新型城鎮化在新常態下發展起來。”

                          王富海指出,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政府需要做到兩個“轉變”,一是轉變單一財政來源,二是轉變自身角色定位。

                          首先,政府要拋棄過去發展中出現的依賴土地財政發展城鎮化的路徑。過去認為只有工業化、房地產才可以發展地方財政進而促進城鎮化。其實,中小城鎮要留住人,需要的是吸引人的優質公共福利待遇等政策。

                          “中小城市的生活壓力更小,環境更好,人居住舒適,這是其優點;但如何解決生存問題,才是政府需要在政策方面考慮的問題。”他指出,公共醫療保障、義務教育、住房、養老等福利的落實,才能促進城鎮化,而這一切的基礎則是政府需要有穩定、多元的財政來源。

                          另一個轉變則是要求政府要妥善處理與市場的關系,政府需明確定位,在一定的邊界內發揮作用。只有明確邊界的范圍,才能使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務高效、穩妥。在市場發揮作用時,政府需要做的是如何彌補市場失靈問題。而現在的政府管理方式是政府大包大攬,只讓市場來幫忙。王富海表示,政府應放下對市場“不放心”的心態,相信市場的自我調適能力。

                          期货行情